首页  |  新闻  |  观点  |  视频  |  名人  |  经济  |  百科  |  教育  |  招商  |  美景  |  慈善  |  专题  |  图片  |  名作  |  文化  |  媒体  |  

十七期《大风》短篇小说

编辑:荥阳网  |  发布时间: 2017-08-17 16:21    来源:      字号           

亦步亦趋

刘琛琛

【作者简介】刘琛琛,女,80后,出版有《红颜控》《文苑奇葩》等作品集,作品散见于《佛山文艺》《四川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山东文学》《啄木鸟》《百花园》《章回小说》《小说月刊》《椰城》《南方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等报刊,有作品被《小说选刊》《小小说选刊》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《微型小说月报》《传奇 传记》《爱你》转载,并多次入选年度选本及各种书籍。

 

1

张小达很穷。

穷一直是张小达的标签,读小学三年级时张小达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本来,同学们都不知道张小达很穷,小学生么,对穷和富没什么概念,他们只关注谁的学习成绩好,谁最会打架。在班上,张小达还挺有优越感的,小伙伴们都乐意跟他玩,连老师也多次当众表扬,人家张小达哪怕用一只眼睛看书,一只眼睛打瞌睡,考试也能打一百分。

可惜,好景不长,张小达的幸福生活,被学校开展的一次教育活动给毁了。

学校里掀起了一股学雷锋做好事的高潮,大喇叭里成天唱着“学习雷锋好榜样,艰苦朴素永不忘……”当捡一分钱、捡红领巾,扶老太婆过马路、送小朋友回家等这样的好人好事不再新鲜的时候,懵懂的小学生们还是不懂什么叫艰苦朴素。

要穿打补丁的裤子吗?

每餐都得吃大白菜吗?

冬天时脚丫子必须露在外面吧!

班上管品德教育的老师痛心疾首,他对同学们解释说,那叫穷,不叫朴素。

嘿,我知道了!戴着红领巾的王利明高高举起手,大声说,张小达身无分文就是穷,我有钱不用,送给张小达用就是朴素。

老师瞧了瞧张小达,拍拍手说,对,所以我们宁愿自己穿得朴素,也要省下钱来帮助穷同学,这也是雷锋精神。

几十道目光刷刷地聚焦在张小达身上,扫视着他裤子上的补丁,面黄肌瘦的肌肤、纸片人一样的身板,还有分辨不出颜色的球鞋。

有图有真相,在这一刻,张小达和几十位同学都明白了,什么叫做穷。

事实证明,老师的这堂品德教育课,上得极其成功。同学们三三两两地跑到张小达家,亲自体验什么叫穷。

王利明自告奋勇地当起了发起人。

每个星期天,王利明就领着一帮同学,有说有笑地徒步到张小达的破瓦屋。他像个尽职的旅游向导,负责向小伙伴们讲解,张小达家连板凳都买不起,坐的都是从野外搬来的大石头。

天啊,这么穷!小伙伴们听说后,都惊呆了。

为了帮助张小达,王利明要求小伙伴们每人每次最少拎一袋东西,否则就不准他到张小达家去。

拎着大袋小袋的王利明老远就喊,张小达,我们又送东西给你啦!

袋子里,有时候是铅笔,有时候是练习本,还有一次,王利明的大袋子里装着几个蜂窝煤。

王利明经常给张小达家送蜂窝煤。

张小达家的煤都是张小达的爸爸妈妈守在煤厂外捡的碎煤渣。夫妻俩一人拎一个布袋子,装得鼓鼓的,再走几十里路背回家中。张小达的爸爸说,一个完整的蜂窝煤得花五分钱买,这两布袋子碎煤渣也能继续烧火,可以省下好几角钱。

别小看这几个蜂窝煤,王利明可是给张小达送了好几角钱呢。

真乖!每次王利明送蜂窝煤来,张小达的爸爸都亲切地拍拍王利明的头,再转过身对张小达怒喝,像蠢猪一样傻站着干什么?快滚过来说谢谢!

谢谢!张小达的声音细不可闻。

不用谢,这是我应该做的!王利明兴奋地扯着红领巾,活脱脱一个小雷锋。

有一天,张小达和爸爸两人坐一块吃饭,桌子上,摆着一小罐酱萝卜、一大盘水煮白菜。

王利明家是不是很有钱?张小达爸爸吃着寡淡无味的饭菜,问张小达。

不知道,我又没翻过他家抽屉。

蠢猪!他家吃什么你看不见?张小达头上被敲了一筷子。

张小达被敲醒了记忆,哦,他家吃花生米,鸡蛋汤,还有,还有鱼和千张。

那就是有钱了。张小达爸爸说,下次他再喊你到他家吃饭,你就拚命吃,只夹好菜,记住了?

知道了!张小达闷闷地说。

 

2

张小达和王利明成了好朋友,也成了学校“学习雷锋好榜样”活动的新典范。学校的大喇叭把张小达和王利明的名字,足足播报了一个多月。

心连心,一帮一,让我们都来向王利明学习,帮助像张小达这样的贫困学生!大喇叭里的小女孩,念起广播稿来特别有激情。

王利明和张小达躺在学校的绿草坪上,支起耳朵听着小女孩娇俏的声音。

我以后要娶喇叭里的这个女孩当老婆!王利明说。

吓!张小达掩嘴偷笑。

笑什么?你长大了还不是要结婚。

我不。

你不什么?

我就不!张小达偏不说出“结婚”两个字,他觉得这两字特别流氓。

那你长大了想干啥?

当和尚!

小女孩扎着小辫儿,戴着红领巾,穿着白裙子站在全校师生面前升旗的模样,优秀极了。

在王利明心里,最好的词莫过于“优秀”。可惜小女孩的名字太不优秀了,叫李玲玲,她应该叫李雪雪!

李玲玲的名字一直挂在王利明嘴边,从小学五年级挂到初中三年级。张小达每天都得听王利明讲李玲玲,听得耳朵都往外漫。

王利明是把李玲玲三个字往心里漫。

一毕业,我就见不到李玲玲了,她家要迁到外地去,高中不能和我在一块念了!王利明闷闷不乐地对张小达说。

王利明决定在毕业前夕追上李玲玲,确定关系。他花了十几元钱,准备了满满两口袋的零食。张小达想吃,王利明拍掉他的手,说,如果李玲玲吃剩下了,你才准吃。

王利明邀请李玲玲一块去春游,顺便拉上张小达,三人在一块更热闹。

野外,深深浅浅的绿色铺满了大地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植物的清香,春风轻轻拂过三个小伙伴的脸,欢快的笑声惊飞了一大片偷食的麻雀。

看,韭菜!王利明惊呼着。

蠢猪,那是蒜苗!张小达纠正。

李玲玲捂着嘴,像小母鸡一样咯咯咯直笑。

看,青菜!王利明又扯起一把蔬菜,放在鼻子下面嗅。

蠢猪,那是菠菜!张小达又好为人师说。

你真聪明,什么都认识!李玲玲十分佩服地看着张小达。

张小达挺了挺背,说,那是的,小时候我在农村呆过,爸爸和妈妈不想吃农业粮,才搬到城里来。

所有的蔬菜你都认识?李玲玲分给张小达一块大白兔奶糖。

张小达自豪地清了清嗓子,充满感情地背诵着:

正月菠菜才吐绿,二月栽下羊角葱。

三月韭菜长得旺,四月竹笋雨后生。

五月黄瓜大街卖,六月葫芦弯似弓。

七月茄子头朝下,八月辣椒个个红。

九月柿子红似火,十月萝卜上秤称。

冬月白菜家家有,腊月蒜苗正泛青。

真棒,真棒!李玲玲又像只小母鸡一样,边拍手边跳。

咳,咳!王利明重重地咳嗽了两声,说,李玲玲,我给你讲一个有关张小达的笑话吧。

好哇,我最爱听笑话了。

有一次,张小达在我家吃饭,我妈妈问他,张小达,你怎么只吃肉不吃菜?多吃蔬菜能补充维生素,身体长得好……王利明顿了顿,问李玲玲,你猜,张小达怎么回答的?

李玲玲摇摇头,猜不到。

王利明缩起脖子,学着张小达的语气,怯怯地说,我爸爸说的,到你家来只准吃好菜。

哈哈哈,哈哈哈!李玲玲捂着肚子弯下腰,生怕别人不懂什么叫捧腹大笑。

自尊心正滋滋上涨的张小达只好跟着干笑了两声。

一转眼,无忧无虑的初中生涯就要结束了。

新华书店里,初升高的试卷卖得火热。

这天,张小达正趴在家里的桌子上,抄写向王利明借来的试卷题。

张小达爸爸坐在张小达旁边,深深地吸了根劣质烟,说爸爸跟你说件事。

啥事?张小达疑惑地看着爸爸。

我想了下,初中毕业后,你到深圳跟舅舅去打工。

什么?张小达瞪圆眼睛,说,我才十三岁!

屋里的情况你也看得见,你妈妈身体不好,赚一点钱就要送给医院!还有你弟弟,也正在长身体,吃相像头猪,靠我一个人,实在顾不过来。小达,你也长大了,该为妈妈和弟弟操心了,古代的男娃娃十三岁就上战场打仗了!

不行,我要读书!

猝不及防,爸爸一巴掌甩在张小达脸上,说,读书?有本事你自己去挣学费!

脸上的巴掌一直疼到张小达心里,张小达蹬蹬蹬地跑着,一口气跑到王利明家,咚咚咚地敲门。

王利明爸爸开门让张小达进屋,只觉得裹进来一股冷风。

王利明一家三口正围坐在炉子边烤火,其乐融融,暖意洋洋。

幸福是什么?幸福就是窗外寒风呼啸,一家人围在温暖的炉边烤火。张小达站在温暖的炉膛边,眼泪刷地窜过鼻子跌落下来。

叔叔阿姨,求你们帮帮我!张小达咚地一下,跪在这家人面前。

炉中炭火烧得再旺,也暖不进张小达心中。

小达,你跪下来求我们供你读书这件事,又是你爸爸教你的?王利明妈妈说。

张小达双手紧紧拽着衣角,不言不语。

小达,我们家只是温饱家庭,根本帮不了你,再说了,你和利明都应该晓得,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要动不动给人下跪!王利明爸爸对张小达说完,冲王利明使了个眼神。

张小达提着两个大袋子,从王利明家走出来。大袋子里,一袋装着王利明的旧棉衣,一袋装着十个蜂窝煤。

太冷了,我就把你送到这儿!王利明缩着脖子,双手插在袖管里说。

雪粒粘在张小达的头发上,睫毛上,他看上去像一个年轻的小老头。

你为什么不帮我劝你爸妈呢?张小达多少有点怨王利明。

王利明耸耸肩膀,说我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。李玲玲那个小婊子根本不愿意和我耍朋友!靠,吃了我两个月零食,花了我大几百块钱才跟我交了底。

张小达嘴角翘了翘,怨气消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王利明还在喋喋不休呢,张小达已经转过身子迈开脚步。

靠,张小达你这条烂狗,老子给你送了几年的煤球,你连谢也不说一声?

张小达停下脚步,沉甸甸的袋子把细瘦的手指缠得紧紧的。

王利明以为张小达会像往常样闷声闷气地说声谢谢,或者,狠狠地把装满蜂窝煤的袋子砸到他脸上。

可是,张小达什么都没有做,他只是微微地偏了下头,在风雪中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

3

王利明在寒暑假的时候,几次去找张小达,都了扑空。王利明断定张小达是故意在躲他,嘴里骂几句狗咬吕洞宾以后,再也不去了。

大学毕业后,一天王利明正走在街上,一个拉三轮车的老头大老远就打招呼,大学生啊,这几年净吃肉了吧,瞧你这张脸,一看就是当官的富贵相!王利明听那声音,居然是张小达爸爸,几年不见,张小达爸爸愈发老了,话里话外都显出一副贫贱相。

他停下三轮车,搓着手说,小明啊,你和小达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,升官发财了可别忘提携我家小达啊!

王利明没想到,他还没来得及提携张小达呢,张小达的电话倒先来了。

小明啊,我是张小达,你该不会忘了我吧,我可是时时刻刻都记着你呀,千辛万苦才弄到你的号码!张小达在电话里热情洋溢地说。

王利明听着电话里的声音,差点跟记忆中张小达的模样对不上来。

见了面王利明方知,反差实在太大了。

眼前的张小达穿西装打领带,精神抖擞,一扫少年时瘦骨嶙峋的模样。王利明惊愕地张大嘴巴,说,好小子,你现在在卖保险?

印象中,只有卖保险的才会一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。

老子现在月薪八千,年入十万,比卖保险强多了。张小达意气风发地说完,小心翼翼问王利明,小明,听说你大学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啊?

哎,别提了!三本大学的毕业证拿到社会上根本就不吃香,几年学费白出了,还不如早些年陪你一块出去打工。王利明懊恼地说。

你陪我打工?张小达笑了,我吃的苦,可不是你这个大学生能想象的,我一无技术,二无文凭,只有一身死力气,捡过破烂,睡过桥洞,当过泥瓦工,还做过蜘蛛人。

你还能做蜘蛛人?我记得你小时候恐高。

为了生存,恐高算个俅!张小达指指后背说,你摸摸,偏上一点,对,就这里。

这是什么?王利明在张小达的后背处摸到一块硬长条。

钢筋!张小达说,有一年,我帮一个公司装空调,不小心从云梯上摔下来,摔断了两截脊骨,医生说,再偏下一点就瘫痪了。

天啊!

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张小达说,后背上的这一截钢筋,为我办上了残疾证,在哪儿搭车都不要钱。

摔傻了吧你!

摔傻了我会今天来感谢你?张小达盯着王利明的眼睛很认真地说,没有你们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这话听着怎么像骂人呢?王利明别扭地移过眼神。

张小达变化大得让王利明不能适应。

好兄弟,我一直记得小时候你送给我的棉衣和蜂窝煤,没有棉衣和蜂窝煤,我张小达会冻死在冬天里!张小达拉住王利明的手,动情地说,那时我就暗暗发誓,总有一天,我会把你送给我的那些,加倍还给你。

你打我电话,就是要加倍报答我?

当然,如今我回来,就是带你去我的公司,共患难了才能同甘苦嘛。

 

4

张小达领着王利明到了广东。

七弯八拐,车离市区越来越远,王利明狐疑地说,小达,你的公司究竟在哪?

快到了!

王利明走得气喘吁吁,脸上渗出了汗,像白面馒头上冒出了热气。张小达本来不算瘦,但和王利明站在一块,就显得又高又瘦。两人一前一后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就像金庸小说里的瘦头陀和胖头陀。

嘿,没想到我堂堂一个大学生,会跟个才初中毕业的小子闯江湖!王利明擦把汗调侃说。

你没想到的事多着了!张小达淡淡一笑。

让王利明没想到的事,果然在后头。张小达的公司,居然只是乡下农民的一处廉租房,几十号男女混住在一个屋里,成天猜字谜,唱歌曲,听讲课。王利明更没有想到,这几十号男女竟然对张小达奉若神明,张小达刚一踏进屋,几十双手就争先恐后地替他擦皮鞋。张小达刚拿出烟,几十个打火机就凑到他嘴边,差点没把他头发烧了。

这是我兄弟,你们把他照顾好了!张小达用烟朝王利明指了一下。

几十号人立马一蜂窝地卷过来,递水果的,拿毛巾的,把王利明吓得一惊一乍。

更让王利明意外的是,张小达一旦站到台上讲起话来,立刻判若两人。

张小达咳嗽一声,侃侃而谈。

大家来到这里,无非是寻找机会和寻求改变!我们来到一个敢梦敢想的空间,它首先不限制你年龄大小,学历高低,有无良好的社会背景,只要你做人成功,想要就能得到,得到就能改变你和整个家庭的命运……

张小达激情澎湃,仿佛全身血液都集中在脸上,每一根毫毛都激动得迎风起舞,宛如韩信指挥着千军万马、奥巴马进行着就职演讲、一代领袖挥毫泼墨,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。

你这是在搞传销,传销啊!王利明心有余悸地打断了张小达的演说。

张小达微笑着,像一个气定神闲的诗人。他问,传销是骗人吗?

不是!除王利明之外的所有人都坚定地喊。

大家聚在一起干什么?

为共同的事业而奋斗!

声音整齐划一,像一把利剑呼啸着刺穿王利明的思维,恍惚间,王利明觉得真是自己错了,不然,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?

王利明在小屋子里冥思苦想了五天五夜,第六天的时候,他终于对张小达说,小达,你说得对,传销不是骗人的。

为了庆祝两人正式成为队友,王利明强烈要求请张小达到大餐馆吃饭,关在小屋里洗了五天脑,吃了五天煮白菜,王利明快虚脱了。

结帐时,张小达从口袋里挖出一叠零钱说,我来!

你的钱包呢?王利明问。

张小达迟疑了一下,说,忘家里了。

王利明拦住张小达的手,说,还是我来吧。

张小达和王利明肩搂着肩,醉醺醺地刚走回出租屋,就听见警车呼啸警灯闪烁。张小达脸色一变,躲在暗处一看,他亲爱的队友们一个接一个,蚱蜢似的被押上了警车。

亮嗖嗖的警灯刷地一下扫过来,措手不及的张小达来不及作任何反应。

快跑!王利明大喝一声,扯住张小达拔腿就跑。

 

5

张小达失魂落魄,辛辛苦苦建了几年的“事业”,一夜之间给毁了。

王利明押着张小达回到家中,对不吃不喝的张小达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反洗脑。

小达,我早就知道你在干传销了。你的父亲碰到我,将你近几年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我了,他流着老泪,千咛万嘱拜托我务必拯救你!王利明说。

早些年,张小达被舅舅拉入传销窝,两人一块骗自己的亲人,好多亲戚朋友被骗了钱,醒悟后无处述苦,都找上门来指着张小达爸爸的鼻子臭骂,骂得老人家再直不起腰来。

只要是他认识的人,他都找过!张小达爸爸恨铁不成钢地说,总有一天,他会找上你,小明啊,看在你们是兄弟的份上,你一定要帮我劝回他啊。

小达,我不仅是看老人家可怜,也是顾着我们儿时的兄弟情,这才深入虎穴,救你出苦海的呀!王利明苦口婆心地说。

少装雷锋了,它不是苦海,是事业。

事业?什么事业?张小达,我以大学生的学历告诉你,传销就是骗人的。吃饭时,我都看见了,你手里握一大把零钱,还想请我吃饭?靠,你混得连个钱包都买不起,还租套西服来骗人?快醒醒吧你!

案子,是你报的?张小达恍然大悟。

我是在帮你!

狗日的,你真该好好谢谢王利明!张小达爸爸偷听着两人谈话,忍不住呵斥张小达,又对王利明赔了个笑脸,恩人啊!

如果,如果你当初砸锅卖铁供我读大学,我,我也有王利明这般智商了,不至于混得像今天这般惨……张小达躺在床上,滚烫的泪水将枕巾打湿了一层又一层。

你干脆和我一块去做推销!王利明说,推销和传销只有一字之差,但是推销是合法的,并且有很大的利润。

我没文凭。

你能吃苦。

我没技术。

你有口才。

房地产事业如火如荼,建筑材料生意也蒸蒸日上,水泥、金属、砖瓦、陶瓷、玻璃、油漆、镀层、贴面……哪怕只咬下其中一小块,只能赚得盆满钵圆。

王利明看中了张小达的口才,他能把莫须有的骗局说成万人瞩目的事业,就有能力将灰头土脑的板砖说成光芒万丈的金砖。

你就负责把砖吹得此砖只有天上有,疑是仙砖下凡来!王利明说。

张小达终于笑了,说我哪有那本事?

 

6

两人挂靠到了兴发砖瓦厂。

销售靠嘴,成功靠腿。张小达说破了嘴,王利明跑断了腿,折腾几个月下来,真有一位钱老板松了口。

钱老板负责的是一处花园小区,若能把整个小区的砖块承包下来,两人会有一笔不菲的提成。可是,钱没有那么好挣的,听说旺达砖瓦厂的推销员也缠得正紧,他俩对这笔单只有五成把握,两家的红砖质量差不离,价格也压得八九不离十,我实在难以取舍!这是钱老板的回复。

真是一头喂不饱的狼!王利明说。

难道旺达砖瓦厂的推销员送礼比我们更舍得?张小达说。

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。

两人决定与旺达砖瓦厂的推销员公开竞争,在钱老板的饭局上一锤定乾坤。

王利明对张小达吹破天的口才极有自信,对自己大如牛的酒量也很有把握。遇魔降魔,遇佛杀佛。

未料到,旺达砖瓦厂的推销员既不是魔,也不是佛,而是李玲玲。

初中同学多年未见,居然相逢在生意场上。

李玲玲一头妩媚的卷发,笑着说,哟,哪有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子的道理?

王利明说,亲兄弟还得明算帐呢,我俩接下了这单生意,请你吃一个月的饭。

我请你嫖一个月的娼!李玲玲毫不示弱。

桌子上响起一阵暧昧的笑声,张小达瞧了李玲玲一眼,李玲玲的眼睛也正若有若无地飘向张小达。

张小达一阵心酸,李玲玲这样纯洁的女孩子,居然大庭广众之下,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嫖娼这样的流氓字眼。

李玲玲是生长在张小达心头的一朵白莲花。

少年时,李玲玲总是把王利明送给她的零食,偷偷塞给张小达吃。她说,张小达,咱们俩同是天涯沦落人。张小达感动极了,有谁会将自己的贫穷,在别人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呢?穿着白裙的李玲玲就能。李玲玲说,你知道吗?我只有一条白裙子,这条白裙子是讨好我妈妈的臭男人送给我的,我嫌它脏,可是我不得不穿,因为我只有这一条能穿出去的衣服。

李玲玲的知心话,让贫穷的张小达得到无限慰藉。李玲玲还说,她一点也不喜欢王利明,要是张小达长大后能挣到一万元,她就嫁给张小达。

想起当年稚嫩的誓言,张小达想就算我攒够了一万元,李玲玲也不是当初的李玲玲了。

何况,他需要谈下这笔单子,才能挣到一万元。几年传销,已经让他一贫如洗、负债累累。

桌上的酒局已经进行到白热化,一向自诩为酒仙的王利明,也偷偷服食了两颗保胃丸。

好好,酒桌上说的四能喝,扎小辫的,红脸蛋的,不吱声的,揣药片儿的,看来今天都到齐了!钱老板看戏不怕台高,起哄说。

扎小辫的是李玲玲,红脸蛋的是王利明,不吱声的是张小达,揣着药片儿称不能多喝的,自然是钱老板了。

最后一瓶白酒,谁先倒下谁输,由我来裁决,怎么样?钱老板又拎出一瓶白酒。

李玲玲脸色发白,王利明面如猪肝,张小达举手投降说,我,我不能喝了。

王利明在桌子下狠狠踹了张小达一脚,说,我还是让下李小姐吧,谁让她是女士呢?

李玲玲一喜,正要感谢,王利明又紧接着说,白酒我一个人包了,不过,我喝一杯,李小姐脱一件衣服,这个提议怎么样?

好好,这个建议好!钱老板抢先拍手。

李玲玲瞧了一眼白酒,还有三大杯的量,而王利明眼珠发赤,吐词不清,显然已经坚持不了三杯。

第一杯酒,李玲玲脱下了呢子外套。

第二杯酒,李玲玲脱下了高领毛衣。

第三杯酒,李玲玲脱下了毛线背心。

瓶子里的白酒空了,王利明紧抿着嘴巴,努力抑制着恶心感,李玲玲还有一件美体秋衣,衬得身材凹凸有致,她的脸颊现出两团红晕,愈发显得面如桃花。

靠,毛衣里面还穿毛线背心?王利明捂着嘴巴说。

李玲玲面带微笑,赌的就是这件背心。

王利明手一松,止不住呕吐起来。钱老板侧了侧身子,李玲玲笑得更灿烂,张小达手忙脚乱地递上水,王利明直起身来,擦了擦嘴巴,说,服务员,再上一瓶白酒!

李玲玲脸色一变,王利明,我可是还穿了四条裤子。

再上一瓶白酒!王利明提高音量。张小达悄悄拉了拉王利明的衣袖。

李玲玲眼圈一红,对钱老板说,钱老板,拜托你,我家还有一个弟弟,等着我供他读书呢!

张小达母亲得了尿毒症,等着他救命呢!王利明冷着脸冲李玲玲说。

 

7

商人重利,虽然李玲玲的柔声细语让钱老板很是心动,但是他更在乎王利明抛下的馅饼,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,将吞下的馅饼再吐出来。

李玲玲银牙一咬,一件一件地套上了衣服。

张小达舒了一口气,不管怎么说,李玲玲依然能保持住底线。她没脱掉的最后一件衣服,落在张小达心里化成了种子,缠缠绕绕地发了芽。她依旧是一朵白莲花。

老同学,性命要紧,我可不想赔你五万!李玲玲撅起嘴巴说,聚会醉酒猝死,参与者一起埋单,这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看着李玲玲不高兴地离席,张小达抛下王利明,连忙追了出去。

玲玲,玲玲……张小达结结巴巴地喊。

在喜欢的女人面前,口若悬河的演讲者变回笨嘴拙舌的少年。

李玲玲愠怒地回过头说,怎么着?还要我埋单?

张小达舔舔舌头说,我,我已经存到一万元了……

李玲玲迷惑地看着他,又歪着脑袋想了想,掩着嘴巴咯咯咯地笑了。

她笑的样子一点没变,咯哒咯哒像只母鸡。不同的是,小母鸡变得愈发丰腴,周身充满了荷尔蒙气息。

什么年月了张小达?物价膨胀这么厉害,大米都从一角涨到二块了,一万元就想娶老婆?你还是那么可爱!李玲玲咯咯咯地笑着走了,留下张小达站在原地,那笑声仿佛扑腾了一地鸡毛,在他胸腔里悬啊、荡啊、转啊……

王利明人醉了,张小达心醉了,两人晃晃悠悠地各自回家,一个吐了一夜,一个想了一夜。

第二天一早,张小达就去找王利明,他已经想好了,将自己的那份提成划给李玲玲,只要她高兴。反正她一定会成为我的女朋友,她的就是我的……张小达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地吹起了口哨,脚步前所未有地轻盈。

活了二十几年,他头一次发现天这么蓝,云这么白,连汽车起伏的喇叭声也如音乐一般悦耳。事业等来了瞩光,初恋露出了微笑,守得云开见日出啊!

张小达没想到自己见到的是风月,不是日出。在大街上磨蹭了一会儿,他想王利明这会儿一定还在睡懒觉,就让那小子多睡一会儿吧,他昨天喝得够多,得帮他买份早餐送上去。

两根油条、一杯豆浆,张小达小心翼翼地端在手上,生怕洒了出来,想不到我也有为王利明送吃的一天,一向都是他送给我。

张小达盯着手上的早餐正欢喜地想着,豆浆突然凌空而起。抬头一看,李玲玲面色酡红,正望着他嫣然作笑。

李玲玲一手端着豆浆,一手撩了撩卷发,说你还好意思来找利明啊?他折腾了我一夜正要睡觉呢!

折腾了一夜,折腾了你一夜?张小达两手空空,站在王利明楼下,他不知道李玲玲什么时候走的,又对他说了些什么话,他脑海中的滚雷阵阵响起,直轰得他手脚发软,头昏眼花。

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样两手空空地站在王利明家门口?哦,是他跪下来央求那一家人而遭到拒绝的雪夜;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样心如刀绞?哦,是那个警车呼啸的夜晚,他的传销事业被毁之一旦;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样不知所措?哦,是在品德教育课的课堂上,王利明站起来说,张小达就是穷!

王利明,都是该死的王利明,毁了我的童年,毁了我的事业,还毁了我的爱情!

张小达咚咚咚地敲响了王利明的家门,敲门声急迫不已,犹如八年前雪夜。那夜,他是带着希望而来,今天,他是带着绝望而来。

王利明披着浴巾,打着赤脚,头发湿漉漉地跑来开门,他说李玲玲你怎么啦,舍不得离开我这么伟大的人啊?

张小达一拳打在王利明的鼻子上,王利明毫无防备倒在地上,他惊愕地看着张小达赤红的眼睛,喊着,你疯了!

 

8

对,老子就是疯了!老子就是被你这条蠢猪逼疯的!张小达骑在王利明身上,一拳一拳往他头上砸去,如果不是你,大家不知道我穷!不知道我买不起椅子!我爸不会骂我蠢猪!我不会读不上书!干传销早就发了财……

王利明左手护着头,右手开始还击,他大骂着,你个人渣!你说你会加倍报答我,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?

对,老子今天要全部还给你!张小达攥住王利明的两只手,说老子今天要一笔一笔跟你清算。

王利明被张小达压得动弹不得,屈起双膝说好了,好了,我错了,你快放开我,我跟你道歉!

道你妈的歉!张小达又一拳打在王利明头上,边打边说你忘了你爸说的,男儿膝下有黄金,绝不跟人下跪,老子脊梁骨上的钢筋可是比你的脊梁骨还硬!

王利明愤怒了,这么多年来的棉衣和煤球全都喂了狗!他要挣扎着翻身起来,揍醒这条不知好歹的人渣!

两个男人在地板上肉博着,张小达掐着王利明的脖子,那白胖的脸上布满了鼻血,像蘸了人血的大馒头,对,就是这副恶心的白胖身体,糟蹋了我心中的白莲花。

白面馒头慢慢地憋了下去,好像被揍成了没放碱的死面团,张小达一拳一拳地打在死面团上,好像一位高超的面点师傅在发面团。

面团怎么发都发不起来,张小达有点腻了,右手仍机械地在面团上敲着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、四下……空调嗞嗞地响着,好像一群鸟儿扑楞着翅膀的声音,他甚至感受到了一阵暖意,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春暖花开的春天——和煦的阳光温柔地笼罩在他的身上,他一边揉着面团,一边骄傲地背起了儿歌:

正月菠菜才吐绿,二月栽下羊角葱。

三月韭菜长得旺,四月竹笋雨后生。

五月黄瓜大街卖,六月葫芦弯似弓。

七月茄子头朝下,八月辣椒个个红。

九月柿子红似火,十月萝卜上秤称。

冬月白菜家家有,腊月蒜苗正泛青。

 

9

天哪,蠢猪,你这个蠢猪!张小达父亲得知儿子杀了人,撕心裂肺地哭喊着。

破天荒的,“蠢猪”这个词让张小达感到如此留恋。

当猪比当人好啊,每天吃了睡,睡了吃,没有贫穷,没有仇恨。

张小达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语气平静,似在讲述与他不相干的故事。

被害人王利明死于煤气中毒。

张小达打昏王利明后,紧闭门窗,又拧开了厨房的煤气。走之前,他看了躺在地上的王利明一眼,说,你的蜂窝煤我可全都还你了。

张小达很快被缉捕归案。

在狱中,他长久地对着墙壁发呆,像是要将那墙壁雕出花来。

墙壁上的花纹若隐若现,渐渐凸显出一张白白胖胖的笑脸。

我对你那么好,你为什么要杀我?笑脸在问张小达。

张小达拚命地在墙上擦着,他要将王利明的笑脸拭去。

李玲玲曾经到狱中看望过张小达,她说,你真是一个狠心的人!

那天晚上,李玲玲心有不甘,又主动去找王利明。可是,王利明依然毫不让步。他说,我千方百计争取这个单子,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给张小达赚回自信!

为了张小达的自信,你就肆意践踏我的尊严吗?李玲玲咬牙切齿地问。

不,我是为了帮助你们两个。我相信你骨子里是个纯洁的姑娘,也早就看出张小达喜欢你,他一定会将单子让给你。我想把这个人情,留给张小达去做。这样,他既帮助了你,也帮助了他自己。

张小达母亲得了尿毒症,他也需要钱,怎么会让?

我是在骗你,他母亲早病逝了。张小达如今缺少的不是物质,而是精神上的信仰。玲玲,你就是他的信仰,咱们要让他知道,他不仅是一个接受者,更是一个给予者。

李玲玲脸红了,缺少精神信仰的,并不止张小达一个。她的名声早坏了,做过小三,被人当街扒过衣服,还有什么不能用身体去换?

一个人贫穷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精神世界的贫穷。王利明似乎在说张小达,也好像在说李玲玲。

李玲玲懂了,她要给张小达一个做好人的机会,也要给自己一个做好人的机会。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需要钱,更需要尊严。

别光说他了!张小达不耐烦地打断李玲玲,说,我只想知道,那天晚上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被他要挟了?张小达死死盯住李玲玲的嘴。

李玲玲沉默了半晌,叹了一口气,说事到如今,我也不怕告诉你,之前,我去找过钱老板,但钱老板只贪钱不贪女人,于是,我又去找王利明,想用身体在他那打开突破口……

张小达脸色灰白地低下头。

李玲玲顿了顿,可是王利明推开了我,他说君子不夺人所爱。

君子不夺人所爱?不,王利明,他不是君子!就是他夺走了我的一切!张小达张大嘴巴,像一尾缺氧的鱼。

李玲玲惋惜地摇摇头,说,他只不过想拯救你精神上的贫穷,只可惜,他失败了,彻底失败了……

不,我不贫穷,我不需要他来帮助我!张小达眼中布满了血丝。

你放心,他已经死了,想帮也帮不了你了!

 

10

临刑前,张小达理了头发,刮了胡子,还换了一身新衣服。

张小达站在镜子前,看了自己最后一眼。

镜中的罪犯脸色苍白,胡子和头发被剃得一根不剩,光溜溜地像个鸡蛋。

恍恍惚惚中,一个声音响起来。

你长大了想干啥?王利明问。

当和尚!张小达答。

张小达一拳打碎了镜子,每一片碎片中都映出王利明白胖的笑脸。

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呗!张小达颓败地跪倒在镜子碎片上。

 

责任编辑  吴培利

 

市委书记宋书杰调研企业复工复产工作

2月26日下午,市委书记宋书杰带领相关单位负...[详情]

市长王效光会见中铁隧道局集团有限公司...

11月26日下午,市长王效光会见了中铁隧道局...[详情]